利比亚离平静还太远

发布时间:2019-11-19   转载请注明:http://www.xinlongbao2015.com/libiyaxinwen/2019/1119/1859.html 
字号:

  

利比亚离平静还太远

  为了抗议临时政府和国民议会面对不断恶化的安全局势缺乏有效行动,班加西4月6日出现大规模罢工,众多学校停课,店铺停业,通往机场的道路也被关闭,许多旅客滞留在机场,飞往班加西的部分航班也被迫返航。 2011年9月10月,以联合国通过决议和利比亚宣布全国解放为标志,利比亚冲突后的重建正式启动,但到目前为止,安全重建进展缓慢。 国际社会正在针对利比亚日益严重的安全问题探讨可行性方案。4月20日,突尼斯外交部发言人表示,突方正在推动利各方进行全国对话,寻求和平手段结束当前危机,阻止局势进一步恶化。此倡议已获利政府、联合国及部分国家使团的支持。 在3月11日国会罢免了受西方支持的总理阿里·扎伊丹后,萨尼被选为临时政府总理,在4月8日才正式任命其为临时政府总理,但在不到一周的时间,萨尼就提出辞职,而他已经是利比亚政府在最近几个月中第二位离任的总理。外界担忧,萨尼的辞职很可能加剧利比亚政府分裂的现状并导致国内大规模的骚乱与不安。 政治、安全形势不稳已经威胁到利比亚战后政治重建。有关制宪、总统选举等日程都受到影响而一拖再拖。2012年8月8日,在利比亚战争期间组建的国家过渡委员会将权力移交给国民议会。国民议会被授权在18个月内暂时掌管国家,并在此期间完成制定宪法、选举总统等工作。根据原定时间表,国民议会本应于今年2月7日正式移交权力并解散,但其任内工作没有完成,导致国民议会2月3日决定将任期延长至2014年12月。4月21日,利比亚制宪委员会在东部城市贝达召开首次会议,着手起草卡扎菲政权倒台后的首部宪法。但由于受安全局势影响和一些部族抵制,2月20日,举行的制宪委员会选举仅选出47个席位。目前尚不清楚另外13个席位的补选何时进行。鉴于利比亚当前混乱的政局,再加上不同部族和政治派别之间的纷争,起草宪法也可能需要更长时间。 政治、安全形势不稳已经威胁到利比亚战后政治重建。有关制宪、总统选举等日程都受到影响而一拖再拖。2012年8月8日,在利比亚战争期间组建的国家过渡委员会将权力移交给国民议会。国民议会被授权在18个月内暂时掌管国家,并在此期间完成制定宪法、选举总统等工作。根据原定时间表,国民议会本应于今年2月7日正式移交权力并解散,但其任内工作没有完成,导致国民议会2月3日决定将任期延长至2014年12月。4月21日,利比亚制宪委员会在东部城市贝达召开首次会议,着手起草卡扎菲政权倒台后的首部宪法。但由于受安全局势影响和一些部族抵制,2月20日,举行的制宪委员会选举仅选出47个席位。目前尚不清楚另外13个席位的补选何时进行。鉴于利比亚当前混乱的政局,再加上不同部族和政治派别之间的纷争,起草宪法也可能需要更长时间。 在3月11日国会罢免了受西方支持的总理阿里·扎伊丹后,萨尼被选为临时政府总理,在4月8日才正式任命其为临时政府总理,但在不到一周的时间,萨尼就提出辞职,而他已经是利比亚政府在最近几个月中第二位离任的总理。外界担忧,萨尼的辞职很可能加剧利比亚政府分裂的现状并导致国内大规模的骚乱与不安。 不过,每天可以运输7万桶石油的祖韦提奈油港重启时间因技术问题而延后。与此同时,利比亚两个最大的港口拉斯拉努夫和锡德拉港仍由武装势力控制,仍在进行磋商。不过,将涉及武装分子要求在东部昔兰尼加等地区实行自治等棘手议题。此外,武装分子要求成立调查石油部门腐败问题的委员会,由于双方在委员会成员确立的问题上无法达成共识而出现停滞。 好消息出现在经济重建方面,一度被罢工工人和民兵占据的一部分港口和油田已经恢复生产,对于利比亚这个非洲主要的产油国来说,无疑将是一针经济“兴奋剂”。 不过,每天可以运输7万桶石油的祖韦提奈油港重启时间因技术问题而延后。与此同时,利比亚两个最大的港口拉斯拉努夫和锡德拉港仍由武装势力控制,仍在进行磋商。不过,将涉及武装分子要求在东部昔兰尼加等地区实行自治等棘手议题。此外,武装分子要求成立调查石油部门腐败问题的委员会,由于双方在委员会成员确立的问题上无法达成共识而出现停滞。 对于利比亚民众来说,卡扎菲的倒台并没有意味着平静生活的到来。在推翻了共同的敌人之后,利比亚民主派、温和教派、激进教别、地方部落以及恐怖组织又开始为自己的利益展开争夺,由此产生的不平静在政治、经济多个层面掀起阵阵涟漪。 推翻卡扎菲之后,利比亚武装分子的行动始终没有受到当局有效的惩罚和制止,且在近段时间以来越趋严重。地方治安事件层出不穷,特别是在利东部地区,几乎每天都会发生严重的暴力事件或武装冲突,利比亚第二大城市班加西已经成为人人自危的“重灾区”。绑架、暗杀和抢劫等事件也频频发生。 分析认为,鱼龙混杂、各自为战的游击队已经严重威胁到利比亚国家和社会的稳定。但在建设起强有力的全国军队之前,由于一些游击队目前仍扮演着维稳角色,填补着孱弱政府的安保空白,利政府在处理这些游击队特别是其手中的问题上,仍旧犹豫不决。去年绑架扎伊丹的前武装人员就是被内政部聘用,负责首都的黎波里的安全保卫工作。近两年,他们的人数已由数万人上升到近20万人,并且出现有罪不罚的现象,的黎波里已经俨然成为他们的“封地”。 为了抗议临时政府和国民议会面对不断恶化的安全局势缺乏有效行动,班加西4月6日出现大规模罢工,众多学校停课,店铺停业,通往机场的道路也被关闭,桂平加强高考考点周边交通整治,许多旅客滞留在机场,飞往班加西的部分航班也被迫返航。 利比亚国家石油公司发言人穆罕默德·哈拉里透露,利比亚的大型油田沙拉拉油田和费尔油田至今依然关闭。而由于重启油港数量有限,迄今利比亚的石油出口并未大幅增加。 类似的抗议曾发生多次,但显然都无济于事。4月13日,利临时政府总理阿卜杜拉·萨尼和家人在位于的黎波里市中心的住处遭到暴力袭击,周围居民的生命安全也因此受到威胁。这一事件导致萨尼拒绝国会组建新政府的授权并提出了辞职请求。萨尼称,辞职一举是为了“维护国家利益,防止意见不合的派系陷入没有胜利者的争斗”,也是为了防止再度发生类似4月13日针对他及家人的武装袭击的情况,他不希望再看到由于他任总理而发生任何流血事件。 国际社会正在针对利比亚日益严重的安全问题探讨可行性方案。4月20日,突尼斯外交部发言人表示,突方正在推动利各方进行全国对话,寻求和平手段结束当前危机,阻止局势进一步恶化。此倡议已获利政府、联合国及部分国家使团的支持。 4月6日,在萨尼的领导下,利比亚临时政府与长期封锁利比亚东部4个石油输出港口的民兵武装就开放其中哈里盖和祖韦提奈两个小型油港达成了一致,这两个港口能够满足每天20万桶原油的出口。这一协议的达成结束了长达8个月的油港封锁危机。4月15日,一艘油轮已经从该国重新开启的哈里盖港装载原油出口。 去年10月,时任利比亚临时政府总理扎伊丹曾遭武装分子绑架,从豪华酒店的床上被武装分子拖走。今年以来,针对外国人,特别是领馆和使馆的各种活动日益猖獗。进入4月,对外交人员的绑架行为更是“连番上演”。利比亚外交部4月15日证实,约旦驻利比亚大使法瓦兹·埃坦当天上午在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遭不明武装分子绑架。4月18日,葡萄牙驻利比亚使馆遭不明身份武装人员冲击。如今,来自阿拉伯和西方国家的外交官员都已纷纷离开利比亚。 4月6日,在萨尼的领导下,利比亚临时政府与长期封锁利比亚东部4个石油输出港口的民兵武装就开放其中哈里盖和祖韦提奈两个小型油港达成了一致,这两个港口能够满足每天20万桶原油的出口。这一协议的达成结束了长达8个月的油港封锁危机。4月15日,一艘油轮已经从该国重新开启的哈里盖港装载原油出口。 石油出口占利比亚财政收入的95%以上,然而近一年来,此起彼伏的抗议活动给该国造成了巨额损失。去年7月以来,利比亚东部石油港安保人员在石油设施警卫队地区主管加斯兰的号召下,以提高报酬等为由,控制了锡德拉、祖韦提奈、拉斯拉努夫等主要出口港,导致利比亚石油输出港被全面封锁。此外,利比亚一些油田的开采也经常被人为中止。去年7月份之前,利比亚原油日产量高达140万桶,而到如今只有22万桶。 对于利比亚民众来说,卡扎菲的倒台并没有意味着平静生活的到来。在推翻了共同的敌人之后,利比亚民主派、温和教派、激进教别、地方部落以及恐怖组织又开始为自己的利益展开争夺,由此产生的不平静在政治、经济多个层面掀起阵阵涟漪。 类似的抗议曾发生多次,但显然都无济于事。4月13日,利临时政府总理阿卜杜拉·萨尼和家人在位于的黎波里市中心的住处遭到暴力袭击,周围居民的生命安全也因此受到威胁。这一事件导致萨尼拒绝国会组建新政府的授权并提出了辞职请求。萨尼称,辞职一举是为了“维护国家利益,防止意见不合的派系陷入没有胜利者的争斗”,也是为了防止再度发生类似4月13日针对他及家人的武装袭击的情况,他不希望再看到由于他任总理而发生任何流血事件。 利比亚政府急需促进石油出口,石油收入是该国预算的主要来源,也为小麦等食品进口提供主要资金支持。由于去年夏天以来石油产量严重下滑,利比亚至今都没有在2014年预算问题上达成一致。 分析认为,鱼龙混杂、各自为战的游击队已经严重威胁到利比亚国家和社会的稳定。但在建设起强有力的全国军队之前,由于一些游击队目前仍扮演着维稳角色,填补着孱弱政府的安保空白,利政府在处理这些游击队特别是其手中的问题上,仍旧犹豫不决。去年绑架扎伊丹的前武装人员就是被内政部聘用,负责首都的黎波里的安全保卫工作。近两年,他们的人数已由数万人上升到近20万人,并且出现有罪不罚的现象,的黎波里已经俨然成为他们的“封地”。 去年10月,时任利比亚临时政府总理扎伊丹曾遭武装分子绑架,从豪华酒店的床上被武装分子拖走。今年以来,针对外国人,特别是领馆和使馆的各种活动日益猖獗。进入4月,对外交人员的绑架行为更是“连番上演”。利比亚外交部4月15日证实,约旦驻利比亚大使法瓦兹·埃坦当天上午在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遭不明武装分子绑架。4月18日,葡萄牙驻利比亚使馆遭不明身份武装人员冲击。如今,来自阿拉伯和西方国家的外交官员都已纷纷离开利比亚。 石油出口占利比亚财政收入的95%以上,然而近一年来,此起彼伏的抗议活动给该国造成了巨额损失。去年7月以来,利比亚东部石油港安保人员在石油设施警卫队地区主管加斯兰的号召下,以提高报酬等为由,控制了锡德拉、祖韦提奈、拉斯拉努夫等主要出口港,导致利比亚石油输出港被全面封锁。此外,利比亚一些油田的开采也经常被人为中止。去年7月份之前,利比亚原油日产量高达140万桶,而到如今只有22万桶。 利比亚国家石油公司发言人穆罕默德·哈拉里透露,利比亚的大型油田沙拉拉油田和费尔油田至今依然关闭。而由于重启油港数量有限,迄今利比亚的石油出口并未大幅增加。 利比亚政府急需促进石油出口,石油收入是该国预算的主要来源,也为小麦等食品进口提供主要资金支持。由于去年夏天以来石油产量严重下滑,利比亚至今都没有在2014年预算问题上达成一致。 2011年9月10月,以联合国通过决议和利比亚宣布全国解放为标志,利比亚冲突后的重建正式启动,但到目前为止,安全重建进展缓慢。 推翻卡扎菲之后,利比亚武装分子的行动始终没有受到当局有效的惩罚和制止,且在近段时间以来越趋严重。地方治安事件层出不穷,特别是在利东部地区,几乎每天都会发生严重的暴力事件或武装冲突,利比亚第二大城市班加西已经成为人人自危的“重灾区”。绑架、暗杀和抢劫等事件也频频发生。 好消息出现在经济重建方面,一度被罢工工人和民兵占据的一部分港口和油田已经恢复生产,对于利比亚这个非洲主要的产油国来说,无疑将是一针经济“兴奋剂”。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冰岛建筑
坦桑尼亚明星
伊拉克科学
奥地利联赛